活動快報
最新消息
酷兒新聞
酷兒影音
問卷調查
匿名篩檢服務
 
網際搜尋
 
 
目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/活動快報 > 酷兒新聞> 【蘋中人】手天使救贖身障者情慾 黃智堅
 
查詢訊息:
 
 
2019/11/11
【蘋中人】手天使救贖身障者情慾 黃智堅

「一般社會大眾看待障礙者情慾時,是帶著歧視的。他們會認為,都已經殘缺了,怎麼可能還會有慾望呢?大家把我們當成一個活的死人,讓障礙者的情慾被丟在黑暗的角落,任它發臭,無人理會。」眼前這個坐在電動輪椅上的男人,他叫黃智堅,訴說身障者情慾困境時,臉上露出很無奈的笑容,「所以2013年我決定跳下來,組成手天使,就是要幫重障者打手槍。」

黃智堅現年55歲,本身是一位廣播電台的錄音師。1963年時在寮國出生,剛學會走路的三個月後就遇到小兒麻痺世紀大流行,從此不良於行。當時母親帶著他四處求醫,試過許多偏方,都沒有效果。直到8歲那年穿上支架鐵鞋,才能靠著拐杖走路。但特殊的裝扮也讓他成為村民圍觀的焦點,那時候黃智堅才發現原來自己像是個怪物一樣,跟一般人是不同的。

1975年中南半島上的寮國、越南與柬埔寨相繼赤化,黃智堅的父母帶著他逃難到台灣來。那時候黃智堅因為身體的關係,只能住進廣慈博愛院,與其他障礙者一同完成國小學業。

進入青春期之後,男孩子們都會對性感到好奇,黃智堅也不例外。每次下課,班上男生都會聚在一起互開黃腔,看到同學們聊得開心,他也想加入,「但只要我一靠近,大家馬上轉移話題。」

這種情況在國中時期一再發生,讓他感到疑惑,「我也會打手槍啊,為什麼不能聊?」後來一個比較要好的同學才告訴他說,「因為你是殘障,你不會有性的慾望,我們怕傷害到你,所以才不跟你聊。」這時候黃智堅才了解到,原來同學們都以為殘障的他沒有性需求,他們自以為的體貼,深深刺傷他的自尊。

花5千找到自己性向 27歲開始接受事實

國中畢業後,黃智堅把所有殘障朋友通訊錄全燒掉,他告訴自己不要跟殘障者往來,好像只有這樣,黃智堅才會認為自己是一個健全的人。不過這只是自欺欺人罷了。

那個年代對殘障者並不友善,只有高職夜校學歷的黃智堅比一般人更難找到工作,甚至有長達5年沒有收入。生活上的壓力與身體的殘缺,讓他沒有多餘的心力,也沒有自信去追求一般的男歡女愛。壓抑的情慾只能靠自己的雙手來解決。

27歲那年,黃智堅決定不再欺騙自己,他開始參加殘障團體活動,接受了自己殘障的事實。29歲時他發現自己好像愛上了一個同性好友,但那時候台灣社會關於同性戀的訊息並不多。

為了確定自己性向,黃智堅找了一位性工作者來服務,想用身體最自然的反應與心理的感受,來確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戀。沒想到要開始進行時,黃智堅卻一點性趣都沒有。回想那天離開現場時的心情,黃智堅說,「我用5000塊就可以確定我是個gay,其實蠻高興的。」

在確認自己是同性戀之後,黃智堅趁著在廣播電台工作的職務之便,開設了「真情酷兒」這個專門探討同志議題的節目,就這樣慢慢地接觸到越來越多的同志團體,還因此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。

心靈與肉體得到解放的黃智堅,開始努力地投入同志運動,還組成「殘酷兒」這個殘障同志團體,他也多次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舉辦殘障同志的聚會。

在聚會中黃智堅注意到一些重度身障的同志,當他們開心地講著黃色笑話時,卻無法融入那個愉悅氣氛中,反而在他們的眼中流露出悲傷的情緒。後來他才發現,那些重障者的雙手連力氣都沒有,根本不可能自我排解慾望。那時候黃智堅覺得自己無能為力,「我總不可能去幫他打手槍、幫他自慰吧。」

有一次鄭智偉突然跟黃智堅說,「Vincent,你好自私喔,你有男朋友了,你的性愛也得到滿足了,結果你只顧自己的享受,不管其他身障同志的需求。」黃智堅回說,自己有在為殘障同志努力,但鄭智偉覺得這樣不夠,他向黃智堅提議,一起來為殘障同志打手槍,為障礙者的性權盡一份心力。

聽到這個想法,黃智堅第一個反應是太瘋狂了。「社會上對同志族群最大的歧視就是來自於性,如果今天還要把殘障者的性扛在同志身上,那實在是太可怕了。」沒想到鄭智偉回他說,「同志族群被性污名化太多了,多這一件一點感覺都沒有,我們就做吧」。對黃智堅而言,連一個可以正常行走的人都這麼有勇氣,那麼身為一個殘障同志的他,更沒有藉口再拒絕。

就這樣黃智堅與鄭智偉便找了五、六個認同他們想法的男同志,一起組成「手天使」來為殘障同志服務。剛開始服務的對象只限定殘障男同志,但隨著越來越多不同性向的志工,像是女同志以及異性戀的男生與女生的加入,手天使服務的對象也擴大到異性戀障礙者。

到了今天手天使已經有了34位義工,其中8位是面談義工,還有9位性義工與17位行政義工。

想要申請手天使服務有一套嚴謹流程,首先重障者上網申請後,黃智堅至少會先花一個半月的時間跟對方面談,了解他們的性傾向、性需求與個性,再將受服務者的資訊告訴行政義工與性義工,然後再開會討論是否能夠進行服務,且每人限定只能申請三次。之所以有這些規定,是因為黃智堅希望,手天使能將障礙者的慾望轉化成正能量,讓他們能夠提起勇氣追求人生幸福,而不只是單純的發洩性慾。

事前評估耗時2年 改變個案努力沒白費

等到要真正進行服務時,黃智堅與行政義工會一起拜訪受服務者。他會先與受服務者聊天,放鬆彼此心情。行政義工也會在此時放上香精、潤滑液與保險套等物品,製造柔和氣氛,準備就緒後,黃智堅與行政義工會先行離開,讓負責服務的性義工進來。

每一位性義工會用自己的方式進行服務,像其中的一位性義工奶姬,原本是性工作者,她喜歡跟受服務對象玩真心話大冒險。在出過4次任務後,奶姬發現原來以前在特種行業學到的技能,可以在這裡得到發揮,讓身障者獲得性歡愉,令她相當有成就感。

黃智堅說他看到好多受服務者的變化,超乎他的想像。就像是手天使第一個案例Steven。在服務他之前,他沒有談過一次戀愛,也沒有享受過性愛的愉悅,但在那一次服務後,Steven整個人脫胎換骨,不僅變得勇敢,也努力嘗試去追求自己的感情。

另一個案例是一位住在漁港代號ND的人,28年來從沒出過家門一步。在服務完之後,他開始去參加團體活動。黃智堅相信只要他走出家門,他的人生就開始改變,就會有越來越多很精采的事情發生。這些案例都讓黃智堅感到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。

黃智堅也透露,申請服務的人,都不敢讓他們父母知曉,擔心他們會阻止。不過黃智堅碰過一位智能障礙者母親代替兒子申請,但礙於他們還沒有開啟為智能障礙者的服務項目,所以只能婉拒。

手天使成立6年來,總共才服務28次,由於事前的評估耗時甚久,申請者幾乎要等2年才能獲得服務。「排隊的人真的蠻多的,2年有時還是很緊湊了」。

黃智堅回憶起手天使成立之初,就不斷遭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攻擊,像是網路上的酸民會故意挑釁的問說有沒有口天使或是穴天使,還有就是來自宗教界的打壓。尤其黃智堅同志的身分更成為反同團體攻擊的目標。他們會批評他成立一個淫亂的組織,污衊他是在玩弄殘障者的身體。每每講到這邊,黃智堅總會忍不住想罵髒話。

不願讓服務變交易 性義工不收取一毛錢

然而轉念一想,黃智堅還是恭喜這些攻擊他的人,「因為你家裡沒有重障者,所以不用經歷一些痛苦的事」,但他期盼這些人能有同理心,去看待重障者卑微的想望。

不過手天使更艱困的還是財力問題。黃智堅不想把沒有經濟能力的重障者拒之門外,手天使的服務從不向申請者收取一毛錢費用,因此在成立的前三年,每次出任務時,交通與場地費用都由黃智堅與義工們自掏腰包,對成員來說都是很大負擔。直到有一家情趣用品公司,固定捐款給手天使之後,才讓他們喘了一口氣。

手天使其實也一直走在紅線的邊緣,「就算我們只收取一塊錢的費用,也可能會被警方羅織罪名,說手天使是一個性交易的媒介」,所以黃智堅說,即使是受服務者因為感謝他們的付出,要請吃蛋糕或付錢,黃智堅也會拒絕。他會向受服務者說「對不起,我們不能接受。」就是不想讓手天使的服務落入了對價關係。

29歲那年是黃智堅人生的轉捩點,在成為同志後,他的性傾向一直遭到攻擊,但也因為這些歧視的言語,讓他更認清性的本質,在成立手天使時不會對性感到害怕。「性就像吃飯一樣,都是人的基本需求,肚子餓了,如果不去解決肚子餓的問題,胃會受不了,慾望也是一樣,它需要一個疏通宣洩的管道,如此一來這個人才是完整健全的。」

去年黃智堅與手天使的夥伴們,辦了一個障礙者需要性的遊行,希望社會大眾能了解,障礙者也有七情六慾,而政府也能重視身障者的性權。「我不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,也沒有預期手天使能在同性與異性之間得到那麼大的迴響,這已超出我的預期了。」


此新聞來源為:台灣蘋果日報
 
 
 
 
 
TOP
首頁關於我們最新消息 │ 酷兒新聞/影音 友善酷兒商家南方彩虹地圖酷站連結陽光留言板聯絡與贊助
  服務時間:14:00~23:00(每週二公休) Copyrights © 2011 by 陽光酷兒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 
  地址:800高雄市新興區河南一路120號2、3F 建議以1024X768解析度 IE7.0版本以上瀏覽本站.  
  電話:07-2351010 Web Design by Seayes
            0800-010-569(你10,我69)  
  Email:sunshine10khh@gmail.com